写给陌生人的一封信

前言:几个月前,我曾经在微博上推荐过一款陌生人之间通过写信来社交的APP。这个APP需要用户主动发第一封信给陌生人,如果对方回信,那么就可以互相寄信建立联系了。这封信就是我用来结交陌生人的第一封信,其实很啰嗦很琐碎,但今天突发奇想地找到了草稿,删除了一些内容,分享在这里吧。

​​你好,陌生人。

(前略)

我是一个现实中的社交恐惧患者,可能这样说有些夸张。我倒并不是内向,而是我确实不善于应酬那些太热闹的场合,比如一群人的聚餐,喝酒或者KTV,不是那种非常玩的开的人吧。加上身处于非常小的城市,生活圈就那么大,周围的人少有能和我有共同兴趣的,于是最多的还是自娱自乐,以及和自己的几个朋友网上联系一下。

但我其实也并不擅长于网络社交,你知道的,大家都熟练地运用着各种骚话,表情包。而我却总是把握不住网络社交的度,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包来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又总是害怕自己发出去的话因为没有语气的辅助而被别人误解,更加糟糕的是,我往往找不到什么新的话题去和一个自己根本看不见摸不着的人聊天。

很糟糕,对吧。

但倒也没想象中那么差,生活中当然是有些好朋友的,身边的人也都对我评价挺好。问题的核心其实在于没有办法找到人去真正地交流自己的想法,去敞开心扉而不用瞻前顾后。

所以我相信你应该能理解我为什么会喜欢这个APP了吧。这是一个我不用思考该用什么表情包回复,该用什么话语去开启新话题,只需要慢慢地,把自己所思所想像日记一样写下来,等待着你,也就是愿意回我信的你给我惊喜。

说了上面那么多,很啰嗦吧,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喜欢笔谈。初中时还交了笔友(现实中的),率性而为,想写什么就如溪水流泻一般文字源源不断。

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是一个还算年轻的人吧,在20奔3的路上刚过半,上班其实也才3年,学生稚气和社会俗气交织于一身。文科生,但不是文青,高中和大学时看了许多书,但是上班后往往只停留在买书这一步,看书数量骤减。平时的业余生活各种娱乐活动都有涉猎吧,游戏(不玩手游和MOBA类),电视剧(日剧美剧),综艺和纪录片,上网乱逛,睡觉。

我有一个贯彻始终的人生信条,就是人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仅仅生活在已知之中。如果让我选人类最可贵的品质,那么好奇心一定是其中之一。因此,我上网乱逛的时候,挺喜欢在维基百科(如果你不知道维基百科的话,那么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更加严谨的百度百科)的一个个词条里游荡,也喜欢看看纪录片或者纪实类节目,也会通过各种方式去了解我未曾了解的事物和未曾接触过的风土人情。

人嘛,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为了什么呢?

2018年9月26日,王小波的妻子李银河在王小波去世后21年的信中写道:“你走后,我常常思考,生命的意义这个无解的难题,思来想去,答案竟是:生命从宏观视角看,是不可能有意义的,但是从微观视角,可以自赋意义。”

我很赞同这个观点,和我的想法是一致的。普通人,99.99%是无法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无论是好的或是坏的,知道我们来的知道我们走的其实也就是身边那些人罢了,放在茫茫的历史长河中,放在无穷多的人群中,我们的生活其实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如果我们就是按部就班地上学上班,下班了看剧看综艺逛街,活了很多年永远活在那个自己已知的世界中,那该多么无趣啊。我们注定没有办法去在宏观上为自己的人生赋予意义,但我们至少可以在微观上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有趣些,再有趣些。

为什么强调自赋意义呢。因为是不需要被任何人所认可的。就比如一个人喜欢养鱼,周围所有人都认为他是玩物丧志,都认为他是虚度时光。可是哪怕这个人养鱼养了一辈子没有因此挣到一分钱,没有因此收获一分名,他自己觉得生活无比充实,觉得自己因为养鱼了解到了太多新鲜的知识,那么别人的看法重要吗?

人难道不是首先为自己而活吗?

我很讨厌意义党。什么叫意义党,就是无论你干什么事,只要这件事不能在中短期带来利益或者好处,他就会问你,你做这个有什么意义?

什么是意义?只有挣钱是意义吗?只有提升自己是意义吗?只有考了几个证是意义吗?难道我干这件事单纯能让我开心,能让我觉得自己很愉悦,就不是意义吗?

所以我才无比赞同这个观点。

人生的意义是自赋的。

当然并不是说我认为人就应该完全的随心所欲,不用考虑到责任,不用考虑到挣钱。生活是有许多块组成的,我希望我自己能够有挣钱的那块,有负责任的那块,也有让自己获得人生意义的那块。

闲聊就到此结束吧。

其实作为初次见的第一封信,未免写的太多,我本来是想写写我最近看的电视剧的。可是想想也不改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用一封长信来书写自己的三观和人生态度,不是更适合作为第一封信吗?

希望你过得开心。​​​​

2019-10-30 23:44 12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