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overing new world.

如果我是楚门我会怎样选择?

2019.11.13

《楚门的世界》是著名的电影,我大学时看的,离现在也有几年了,为什么我会突然想到这个话题并且想写点什么呢?是因为前段时间我在网上看到一个问题,“假如你是楚门,你会怎么样选择?”

我觉得这算是一个蛮有意思的问题,并且由这个问题我又发散地想了许多,所以干脆写一点吧。

在我的印象中,电影的剧情大概是楚门被外界的人们安排在一个虚假的世界上,他的生活,工作甚至家庭都是被安排好了的,但终有一天,他发现了这个世界中存在的不合理的现象,他想买车票去其他地方却被各种阻拦,最后他划船出海划到最后才发现终点是一个墙壁,他走到墙壁前面打开了门终于发现这个世界都是虚假的,故事完结。这是我模糊记忆里的故事梗概。

很多人谈到楚门的世界其实很愿意谈的一个话题是自由,当人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虚假的笼子里,肯定会想逃出去,至少,想获取真相,这是人的本性。如果一个人如楚门一样开始怀疑自己的世界是虚假的,但他却不作任何反应,那我觉得这个人必然是反人性的。

所以如果问我会做何选择,我想分两种情况。

如果这时的我像楚门一样已经发现了这个世界的不对劲并且开始怀疑的话,那么我一定会像他一样去做各种努力探求真相,付出再多的努力也不惜,我上文也说了,这应该是绝大部分人都会做出的选择。

但如果这时的我像楚门电影最开始的那个时候,并没有发现世界的异常,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哪怕是被安排的)生活之中。那么我更愿意永远都不发现这个世界的异常,继续生活在这种幸福之中。

我思考一个问题:“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这是哲学上的一个观点。究竟什么是自由呢?不妨设想一下楚门在结局之后的生活,楚门逃离了那个虚假的世界,然后会怎么样?他在真实的世界中没有家庭,没有朋友,为了融入这个社会,为了最世俗的生活问题,最有可能的其实是成为一位明星,然后去各处做电视节目,接广告和宣传,甚至再回归他的老本行做真人秀。

他这样的生活难道不是带着枷锁的吗?当然相比于电影中他肯定是自由的,他至少知道真相,知道真实世界是怎么样的,但是他那时候的生活真的会比自己在那个虚假的世界时更为幸福吗?这其实是我最大的疑问。我不知道,但我觉得电影幸好在结局处戛然而止了,不然继续往下拍恐怕很难圆场。

其实谈到自由这个话题,我想再从科学猜想的角度再来说一下,这其实是更为悲观的一个观点。有一个著名的悖论叫做费米悖论,费米悖论的大概意思是:单纯从我们已知的星球数量和宇宙存在时间上来计算概率(具体的计算过程这里就不详细说了,有兴趣可以查资料),外星人是必定存在的,并且必定已经发现了地球,但是为什么我们至今没有发现过任何外星人的蛛丝马迹?

针对这个悖论的猜想有很多,其中有两个猜想和今天说的话题有关。第一个猜想叫做“动物园假说”,意思是外星人已经发现了我们,但是由于地球或者人类文明的某种特殊性,外星人把地球当做一个“动物园”一样,刻意营造出没有外星人的环境并且一直在观察着我们。第二个猜想叫做“缸中之脑”,简单说来,即我们人类所有感知到的事物包括我们人类本身,其实都是外星人所运行的一个超级电脑中的程序,但我们自己无法理解也无法知晓。(对这两个猜想感兴趣的可以看下李永乐在前段时间对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所做的科普视频)

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我上面所说的两个猜想并不是博人眼球的小众猜想,而是费米悖论中具有影响力的,有一定认同度的猜想。换句话说,费米悖论的所有猜想只要其逻辑说得通,就有可能是真的,因为无法被证伪。

所以我又在思考一个问题。假如整个地球,所有人类都是“楚门”,那么你愿意知道真相吗?假设未来有一天有外星人突然出现告诉人类地球其实已经被观察了许多年,我们那些科学规律,物质性质都是被外星人故意设定好的,我们都是试验品,太阳其实是外星人造的一个大火炉。那么那个时候,知道真相的人类到底是会更幸福还是会更不幸福呢?更为关键的一个问题是,你怎么知道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就是真正的真实?

(上面这个问题其实又牵扯到另一个著名电影《黑客帝国》了)

这些问题其实都没有任何答案。我说的这两个猜想虽然依托于科学,但是仍旧更像是哲学问题。而哲学问题永远都是只有“观点”而没有“答案”的。我只说如果是我的话,我更倾向于让自己和家人过得更为幸福就好。​​​​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