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overing new world.

写在“青年危机”的23岁末

2018.10.19

​​​“人是一棵会思想的芦苇。”

​我常说这句话。也常去想它。而我想的重点不在于“思想”,只在于“芦苇”。

我和尚毅梅探讨过许多次这个话题。​人是非常脆弱的生物,没有能举起自身重量多少倍物体的体力,也没有能够跳起自己身高多少倍高度的弹跳力,许多疾病能在几天内夺取生命,也有太多意外能在刹那间让人阴阳两隔。​

今天是我的生日,10月19日,或许是由于正值秋季,万物皆衰而又无银装素裹之美,在我的记忆中,我的生日伴随过很多次不开心,比如幼时连着几年正巧生日时发烧不退​,又比如我现在总喜欢在生日时回顾过去,而过去却又总是令我不满意。​

人们总说中年危机,大概是人到中年,身体走下坡路,家中又有儿女父母琐事照料,事业上又郁于瓶颈。但在23岁末的这一天,回顾去年,我深切地感受到我也正面临着“青年危机”。​

一直以来,我对自己评价很低,不是觉得自己能力不行或者是情商低,而是觉得自己实在是缺乏自制力。从小我成绩不错,那是因为一直在父母的管制下,高一住读,成绩惨不忍睹,方才知道自己是真的离不开管的,幸好自己文科有些许天赋,能够边懒着边有一个还说的过去的成绩,才最终有个书读。​

今年除夕前夜,可能由于水土不服或者什么原因,发了40度的高烧,病情反复拖延到了年初三才好。实在是痛恨自己惫懒的抵抗力,暗暗发誓一定要在今年健身减肥,可是事情一过,又怡然自得的葛优瘫,不知道这到底是人的本性还是我的本性。​

前几天看网友鱼炒饭的治病经历,也是正值壮年,也是和我一样肥胖的体型,也是和我一样的办公室工作,熬夜的作息,白血病,肺栓塞,肾衰竭,在美国花了200多万美元,多次生死边缘的挣扎,才最终救回了自己的性命。我和他并无不同,疾病的高风险也一直伴随着我。

​如果有一天我遇到这样的不幸,我是否会痛恨于现在的自己,我不敢想,是害怕,也是逃避。

说说工作吧。​

沾了一半的运气,一半的天赋,有幸进了一个小城市还算稳定的国企。收入不能算低​,可偏居一隅,举目无亲,来到这里才发现遍地都是关系。想着与人为善,从没在工作上为难过谁,却没想到工作中为了任何的利益,任何人都有可能为难你。这时才觉得在这里没有人际关系虽不至于寸步,但确实难行。工作如今正值两年整,混了个所谓专责,却是工资低事又多,压力无人替你扛的代名词。什么事都要斟酌,想请教他人,可谁又会真心愿意教你。这两年,遇到过功劳被人占,遇到过做事被人诬陷,也遇到过事情难做求爷爷告奶奶无人帮的窘境,想着有份稳定的工作与收入就好,可所有人都在告诉你要往上走,道阻且长,心有戚戚。

看着网上阳光的少女写真,短短几年,叹然自己竟也到了羡慕青春无敌的时光。

24岁的我,是“青年危机”的我,是面临人生下一阶段的我。​在许生日愿望的时候,我迫切地希望未来的自己能得到改变。可把愿望寄托于虚无之上,又真的能付诸于实践之中吗?

低落的心情,低落的一夜。不敢奢望,​但求希望。​​​​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