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to fix a broken heart》(如何治愈分手心碎)TED演讲翻译稿

前言

从去年年底告别我长达七年的初恋之后,我一直深陷于消极情绪之中,也一直在寻找如何走出来的方法。
前两天看了一个TED演讲,演讲者Guy Winch是一位心理医生,这个演讲从一个角度来阐述了为什么失恋会持续很长时间并且很难克服。我也正在尝试使用其中的方法来让自己更好受一些。
并不一定非常有效,但我认为还是一篇非常优秀的演讲,只可惜网络上没有现成的演讲稿,只有字幕。我结合了台湾和大陆两版字幕,稍作了一些修改,拼接成了这篇完整的演讲稿。

How to fix a broken heart | Guy Winch

几乎每个人,在人生中的某个时点,
都会遇到心碎的状况。
我的病人凯西还在中学时
就规划了她的婚礼。
她遇到未来老公的时间会是在二十七岁时,
一年后他们会订婚,
再一年后结婚。
但当凯西二十七岁时,她没有找到老公。
她找到的,是胸部的肿块。
她经历了很多个月的辛苦化疗,
以及痛苦的手术,
接著,就在她准备要跳回来约会的世界时,
她在另一边的胸部发现了肿块,
整个过程都得再重来一次。
不过,凯西恢复了,
她很热切地想继续寻找她的老公,
她打算等眉毛长回来就马上行动。
当你在纽约市去赴第一次约会,
你得要能够表现出很多种情绪。
(笑声)
没多久之后,她遇见了雷奇,陷入热恋。
这段感情完全是她所希望的那样子。
六个月之后,
在新英格兰度过了一个美好的週末之后,
雷奇订了他们最喜欢的浪漫餐厅。
凯西知道他要求婚了,
她兴奋难耐。
但那晚,雷奇并没有向凯西求婚。
他和她分手了。
儘管他对凯西的关心很深
──他真的关心过──
但他就是没有爱上她。
凯西很震惊。
她的心真的碎了,
她现在又要面临一次复原。
但在分手后五个月,
凯西仍然无法不去想雷奇。
她的心仍然支离破碎。
问题是: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极度坚强且坚定的女性,
没有办法去整理这些和她
四年癌症治疗同样的情绪来源?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
试著从心碎中复原时,都那么挣扎?
为什么明明这些处理机制
能帮我们走过各种人生中的困难,
却在我们的心碎时刻,
完全派不上用场?
我私人执业的时间超过二十年,
我见过各种年龄层、各种背景的人
面临各种心碎,
而我所学到的是:
当你的心碎了,
你平常所仰赖的那些直觉
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引导你走向错误的路。
你就是不能相信你的大脑告诉你的。
比如,我们从这些人的研究中得知:
清楚地了解为什么感情会结束,
对于我们能否继续生活下去是很重要的。
但,一次次地,
我们得到的是一个简单且诚实的解释,
就像雷奇给凯西的解释,而我们不愿接受。
心碎会造成非常巨大的痛苦,
我们的大脑告诉我们,
它的成因一定也是同等巨大的。
这种直觉十分强大,
甚至会让最理性、最慎重的人,
都会想出些根本不存在的谜团和阴谋论。
凯西深信,在她和雷奇浪漫之旅的过程中
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导致他对这段感情感到不快,
而她变得执著于想出原因是什么。
于是,她花了无数小时,
在脑中回想那个週末的每一分钟,
在记忆中寻找根本不存在的线索。
凯西的大脑骗了她,
让她开始了这场徒劳的追寻。
但是什么强迫她投入这么长的时间?
心碎比我们知道的还要更会在暗中滋生。
这就是我们会不断痛苦的原因,
即使我们知道这么做会让我们感觉更糟糕。
关于大脑的研究指出,
脱离一段爱情会启动的大脑机制,
和成瘾者要脱离古柯碱或鸦片这类物质
是一样的。
凯西在经历的就是戒毒。
她的海洛因就是和雷奇在一起,
但她得不到,
她无意识的大脑选择用
她和他的记忆当作止痛药,
她的直觉告诉她,她是在试著解一个谜团,
但她真正在做的事,是给自己注射毒品。
就是这样,让心碎很难治癒。
成瘾者知道自己有瘾。
他们在注射毒品时是有自觉的。
但心碎的人没有。
但你现在知道了。
如果你的心碎了,你不能忽略它。
尽管冲动很难抗拒,你仍必须了解,
你每一次的回想,
你发出的每一则信息,
你花在社交媒体上追踪前任的每一秒钟,
你都只是在满足你的毒瘾,
加深你情绪上的痛苦,
让你的复原变得更复杂。
度过心碎并不是一趟旅程。
它是场战斗,而你的理智是你最强的武器。
没有任何分手解释会让人感到满意。
没有逻辑理由能带走你所感受到的痛苦。
所以不用去找理由了,不要再等理由了,
就接受你得到的理由吧,
不然就自己编一个,
然后就让这个问题安息,
因为你需要那个结束,
来对抗你的瘾。
你还需要别的:
你得要愿意放手,
接受感情已经结束。
不然,你的大脑会再给你希望,
让你无法前进。
当你心碎时,希望是非常有毁灭性的。

心碎,是操弄大师。
它利用舒适当手段,
让我们的大脑去做的事,
和复原所需要的完全相反,
这手段很强大。
当我们心碎时,最常见的倾向之一,
就是会理想化那个让我们心碎的人。
我们花数小时的时间去回想他们的笑容、
那笑容带给我们的感觉有多棒,
及我们爬上山在星空下的时光。
这唯一的效果,就是让失去变得更痛苦。
其实我们知道这一点。
但我们仍然允许我们的大脑
不断回放这一个又一个美好时刻,
我们好像被这个“播放器”绑架了
(笑声)
心碎会让那些念头出现在你脑中。
所以你必须抵消掉那些理想化的场景
做法就是回想起他们的皱眉,而不只是笑容、
他们带给你多不好的感觉,
以及你们吵得非常凶,两天都不说话时候。
我告诉我的病人,
编写一份详尽的清单,
列出这个人不适合你的每一点,
所有不好的特质、所有惹你恼火的事,
然后把那清单放在手机里。
(笑声)
列出清单后,你得要使用它。
每次与病人会面,
当我感觉到他有一点点理想化前任
或是最微弱的怀旧之情要浮现时,
我会说:「请拿出手机。」
(笑声)
你的大脑会试着告诉你前任很完美。
但他们并不完美,
你们的关系也不完美。
如果你想要熬过去,
你就得提醒自己这件事,
常常提醒。
没有人对心碎免疫。
我的病人,米格,五十六岁,
是软件公司的高阶主管。
在他的太太过世五年后,
他终于觉得准备好可以开始再次约会了。
他很快就遇到了雪伦,
接着展开热恋。
一个月后,他们把彼此介绍给子女认识,
两个月后,他们开始同居。
中年人恋爱时不会浪费时间。
这就像《真爱至上》遇见了《速度与激情》。
(笑声)
米格比过去几年来都更快乐。
但在他们恋爱一周年的前一晚,
雪伦离开了他。
她决定搬到西岸,
离她的孩子们近一点,
而她不想谈异地恋。
米格在毫无防备下受到打击,
彻底身心交瘁。
许多许多个月,他几乎无法工作,
结果他差点丢了饭碗。
心碎的另一个后果
就是孤独和痛苦的感受
能显著破坏我们的智力运作,
特别是在进行涉及逻辑
和推理的复杂工作时。
它会让我们的智商暂时下降。
但让米格的老板感到困惑的,
不只是他的悲伤强度,还有时间长度。
米格自己也对此感到困惑,
且因此觉得很不好意思。
「我是怎么搞的?」
心理治疗时他这样问我。
「什么样的成人会花几乎一年才能忘怀只维持一年的感情?」
其实,很多成人都如此。
心碎,有著传统失去和悲伤的所有特徵:
失眠、烦扰的想法、免疫系统失衡。
有四成的人会经历忧郁,
且是临床上可以测量出来的程度。
心碎是一种复杂的心理伤害。
它以许多方式影响着我们。
比如,雪伦非常乐于社交,也非常主动。
每周她都会在家中办晚餐会。
她和米格会和其他情侣
或夫妻一起外出露营。
虽然米格没有宗教信仰,
但每个星期日他会陪雪伦去教堂,
在教堂,他也被信众们欢迎。
米格失去的不只是他的女友;
他失去了他的整个社交生活,
那些社交关系,雪伦的教堂。
他失去了身为男朋友的身分。
米格了解到,
这次分手让他的人生留下了一个大空洞,
但他没有发现,留下的空洞其实不只一个。
这是很关键的一点,
不单单因为它能解释为什么
心碎这么让人身心交瘁,
也因为它告诉我们如何能治愈。
要修补你破碎的心,
你得要辨识出你人生中的那些空洞,
并将之填补起来,
我指的是全部的空洞。
你个人身份中的空洞:
你得要重新确认你是谁和你生活的意义。
你社交生活中的空洞:
少掉的活动,甚至是拿走照片后墙上的空白。
但是除非你不要再犯让你变得消极的错误,
否则以上的一切都不会有用。
比如不要一直去找没必要的解释,
不要把你的前任给理想化,
而不去想他们的缺点和错误,
总是想着他们有多闪耀,
总让他们在你接下来的人生里
扮演重要角色
在你人生的下一个章节里,
他们应该是多余的。
(停顿)
度过心碎是很难的,
但如果你拒绝被你的大脑误导,
并且能主动采取措施来治愈自己,
你就能显著地将你的痛苦降至最低。
受惠的不只有你。
你会更多地与朋友相处,
和家人待在一起。
更不用说在工作上
本可以避免的因为效率降低而造成的损失。
所以,如果你认识的某个人,
正在经历分手的痛苦
要多关怀同情他(她),
因为研究发现,别人的帮助和支持
对他们的恢复是很重要的。
要有耐心,
因为要让他们继续前进花的时间
会比预期的还长。
而如果你是那个正在受伤的人,
记住我下面说的话:
这很难,
这是场在你自己内心中的战斗,
你必须全力以赴才能获胜。
但你确实是有武器的。
你能战斗,
并且你终会被治愈。

谢谢。
(掌声)

2019-08-05 02:03 183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